您的当前位置: 教育资讯 > 学习方法 > 1999年高考满分作文欣赏

1999年高考满分作文欣赏

【 更新时间:2008/10/9 0:14:00 北京家教】
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自己与朋友间发生的一切不快统统抹去,重新植入我们手挽手、肩并肩欢歌笑语的日子。
  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我的任性从父母的脑海中轻轻擦去,然后将我的孝顺、听话与无尽的爱重新移入父母的脑海,让他们的脸庞永远绽开舒心的微笑。
  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充满欢乐的童年时光植入贫困山区孩子们的脑海中,让他们不再因儿时贫苦而带来的伤痛难以开怀,取而代之的则是甜蜜、幸福的童年和对未来充满希望的企盼。
  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一个充满温馨与爱的家庭移入孤寡老人的脑海,让他们不再因子女的不孝、冷漠而郁郁寡欢;让他们不再因老伴的离去而黯然神伤;让他们不再因孤独而沉默寡言。我要让美好的回忆陪伴他们度过余生。
  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五彩斑斓的世界移入盲人的脑海;我要将美妙动听的音乐移入双耳失聪的人的记忆,我要将一切鄙视与不屑永远移出全世界残疾人的记忆,而把一份同情与关爱轻轻地放入他们的脑海,让他们的唇边开放微笑的花朵。
  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恐惧与炸弹永远移出南斯拉夫人的记忆!让他们不再因亲人的失去、家庭的破碎而悲伤,不再因国家的支离破碎而失去对未来的期望,不再因那血淋淋的残景、那被大火烧焦的残垣断壁而永远留下一个永不愈合的伤口!我要将北约的炸弹从他们的脑海中抹去,还给南斯拉夫人民往昔美丽、宁静的国家的回忆。
  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和平移入一切遭受过苦难的人民的记忆,要将践踏和平的观念永永远远移出那些“战争狂人”的记忆,让我们共同留下对过去和平生活的美好回忆和对未来和平生活的无尽向往吧!让我们———全世界不同肤色的人民团结起来,为创造和平而不懈努力!
  假如记忆可以移植……


周晓莉 由“假如记忆可以移植”说开去

  “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把所有伟大学者的记忆全移植到我的脑中。爱因斯坦的,牛顿的,爱迪生的,居里夫人的……总之,越多越好,这样我也就不费吹灰之力地成了一名伟大学者。”我边看报纸边美滋滋的想着。
  突然“江总书记参观俄罗斯科技城时强调”几个大字映入我的眼帘,“江总书记强调什么呢?”我又往下看去“总书记强调,创新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创新?”我想起了老师在课上讲的话,“现在我们强调的是创新思维,老跟着答案没劲,要自己想出更好的答案。”
  假如我把那么多人的记忆都移植到我的脑中,也就是我的脑中全都是别人的知识,别人的记忆,我又从何而谈“创新”呢?
  牛顿是个伟大的学者,他的许多伟大发现是史无前例的,如:万有引力,力学三定律,光的微粒学说及微积分等。这哪一项发现是通过移植别人的记忆而得到的呢?没有。每一项发现都是他努力创新的结果。但到了牛顿晚年,他却陷入了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的思维记忆里不能自拔,顺着他们的思维记忆去寻找上帝的存在,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由此可见,创新思维是多么的重要,而一味地陷入别人的思维记忆,特别是陷入错误的思维记忆中去又是多么地可怕。
  当然,我并不是说不要前人的经验,“鉴前世之兴衰,考当今之得失”吗,鉴古是为了知今,决不是单纯地陷入别人的记忆,一味地“拿来”,而是要批判地继承,经过消化地吸收。
  蜜蜂采的是花粉,酿出的却是蜂蜜;蚕吃的是桑叶吐出的却是蚕丝。可见消化而产出新的东西。
  俗话说:吃别人嚼过的馍没味。假如“经过土耳其才能到达亚洲”的记忆移植到哥伦布的脑中,他还能发现美洲新大陆吗?假如“地方学说”的记忆移植到麦哲仑脑中,他还敢率船队环行世界去探索“地圆学说”吗?假如记忆也可以移植,我现在不想把所有伟大学者的记忆都移植到我脑中了。因为我还要留下空间给我自己,让我自己来思考,让我自己去探索,去创新,去找到更新更伟大的发现。


郭磊  假如人的记忆可以移植……

  据报载人的记忆在将来或许可以移植。不管这则报道可信性有多大,这项研究成功的几率有多大,这仍可算是一个及时的好消息,特别是对当前那些有意或无意时常失忆的人们而言。
  先不说“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单单从记忆的价值上看它便是人类的一笔无价的财富。记忆在文学作品中常常与“幸福”、“美好”交织在一起。在现实生活中往往与拥有者的成功和高效联系在一起。其实如果人人都爱惜、珍惜记忆的话,“移植记忆”也就无从谈起了。但总有那么一些人挺身而出充当历史和时代的失忆者。于是“移植记忆”便成为了一个现实的话题。
  假如人的记忆可以移植的话,最先进行手术的就是那些忘记历史,忘记尊严乃至丧失民族性的人。最具代表性的恐非李登辉先生莫属了。作为“民选总统”他一味地同一小撮台独分子打得火热,美化日本的侵略为“促进了台湾民主化、现代化<